冰花男孩 寒门难出贵子 | 檀热点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14 17:16

  

  文/赵十一

  1月8日,云南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生王福满,零下九度的气温,走一个多小时,到学校参加考试,头发眉毛结出"冰花"。孩子家离学校4.5公里,“求学之路”饱经风霜。

  

  王福满是贫困农村的典型留守儿童。

  爸爸在外地打工,妈妈两年前走了,家里姐弟两人,跟奶奶生活。

  我去过贫困山区的学校,也见过当地的孩子,基本上都是留守儿童,走路上学,教室没有取暖设备,中学一张小铁床,睡两个孩子。

  再穷一点的家庭,当妈的可能逃走,而且,这些当妈的大多数不是当地人。

  王福满想当警察,想去北京看看,愿望不奢侈。不过,他如果不是天才,最大的可能性是读完九年书后,义务教育结束,像自己的爸爸一样,当工地上去打工。

  王福满爆红之后,他们家的情况稍有好转。

  昭通市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昭通市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办公室主任陈宇说,截至1月10日下午17点10分,昭通青基会共收到2763笔善款,共计262074.54元。同时,有企业为学校提供了144套保暖服和20套取暖设备,并为男孩父亲安排了工作。

  不是每个留家儿童都会成为网红,这样的帮助对千万级别的留守儿童,用处不大。

  

  2016年,民政部、教育部、公安部联合开展农村留守儿童摸底显示,全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902万人,超过90%分布在中西部省份。

  寒门再难出贵子,这种说法残酷,但是客观。

  城市中产父母从小给孩子报各种补习班,寒门子弟恐怕连进入赛场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有,就是奇迹,定是天时、地利、加上自己拼尽了全力。

  寒门的孩子,父母压力也很大,自己打工累得要死,根本没有精力管孩子,不要说,给孩子良好的教育环境。妈妈因为贫穷而走,也是常态,他们的生活状态,更接近于丛林社会。

  阶层固化问题,从经济学的角度解释就是资本的趋利性,社会资源的配置总是朝着最有效率的个人,从小就拥有各种教育资源和社会资源的“豪门”得到的越来越多,寒门再难出贵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大家给“冰花男孩”祝福,说他吃过的苦会照亮未来的路。

  这样煽情的话,不会让王福满的日子好过,反而会剥夺我们的思考能力与同情心。有多少农村孩子从小吃苦,他们的路没有变得亮堂。

  现在,能让王福满一家走向成功的恰恰不是“吃苦”,而是媒体的曝光。未来,他想跻身中产收入阶层,靠的是才能、运气和相对公平的政策。

  王福满要持续成为网红,成为注意力经济的受益人,他背后需要一整条网络平台、公司、经纪人、策划以及“表演者”的产业链,王福满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他当下的走红,已经是千载难缝的运气。

  假设70%的农民工朋友在九年制义务教育后外出务工,1.94亿人加上务农的2.19亿人,中国的劳动力中,有4.13亿人在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后,就背上背包离家打工,靠体力谋生。这是诞生冰花男孩的基础,也是中国制造业转型最难的地方。

  减少冰花男孩,让这些留守儿童,即使考不上高中,也能免费读职业技术高中,让他们有一门手艺养活自己。

  这才是冰花男孩们尊严的保障。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